书中集中剖析了诸如“兴趣”“输入”“纠错”“背诵”和“英语拼读法”(phonics)等目前在中国受到广泛关注的具体操作环节,分析了中国父母普遍存在的操作误区,为读者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操作建议。 全书还采用了来自韩祎博士、李岑老师、樱桃老师和李丽华老师的四篇特约专稿,结合他们的一线实践经验,从不同的视角来印证书中介绍的科学观点。

编辑推荐

★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应用语言学博士,首次将专业与中国国情相结合,针对中国孩子解决外语学习困惑!
★准确把握家长更关心的英语学习重点,如“语境”“起跑线”“phonics”等热点话题,以全新的视角解读少儿英语启蒙!
★以扎实的学科知识为背景,运用幽默诙谐的语言,结合自身经历和一线外语教师的教学经验,层层揭露少儿英语学习真相,让人不忍释卷!

55814cccN02c550cd.jpg

内容摘要

《别说你懂“英语启蒙”:一本书告诉你少儿英语学习的真相》依照影响第二语言习得效率和效果的“方法”“年龄”“母语”和“语言环境”等几个关键因素展开,步步紧扣“有没有更好的外语学习方法”“会不会错过语言关键期”“能否像学母语一样学外语”“能否在家中创造英语小环境”这些中国父母更关心的少儿英语热门话题,介绍了跟每一个话题相关的专业研究内容,再结合大家身边的实例进行具体解读,入木三分。书中集中剖析了诸如“兴趣”“输入”“纠错”“背诵”和“英语拼读法”(phonics)等目前在中国受到广泛关注的具体操作环节,分析了中国父母普遍存在的操作误区,为读者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操作建议。
全书还采用了来自韩祎博士、李岑老师、樱桃老师和李丽华老师的四篇特约专稿,结合他们的一线实践经验,从不同的视角来印证书中介绍的科学观点。

作者简介

王青,南京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学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专业硕士、应用语言学博士。具有二十多年第二语言教学和在国内的高校产业、英语培训机构、夏令营以及美国加州大学、美国留学和游学等教育相关的行政和经营管理经验。现旅居美国洛杉矶,积极参与儿子小学和学区的各项教育活动,担任包括学校“英语学习者委员会”主席在内的多项公益性职务。

媒体评论

★人类在进化中获得了天赐的母语,千百年来没有第二语言的人生照样可以是完美的。发达的现代社会促成了人们学习第二语言,我常常说自己活了两辈子,就是因为英语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视角,人生中不论做什么都多了一倍的享受。外语,应该为人生增加一倍的精彩,而不是应该让孩子消耗掉一半的生命去学习。
——王青

目录

序 以知识武装自己,用理智面对挑战 / 1
前言 别让英语成为育儿路上的“吗啡” / 1
第1章 中国孩子,你并不靠英语吃“国际饭”
第1节 孩子学外语的*终目标是什么? / 002
第二节 建立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滩头阵地 / 006
第三节 中国孩子英语线路图:七年之痒的五部曲 / 012
第四节 中国孩子,你并不靠英语吃“国际饭” / 017
第二章 哈佛博士想去卖药:天下有没有“更好的”外语教学法?
第1节 哈佛博士想去卖药:天下有没有“更好的”外语教学法? / 024
第二节 我们应该了解多少外语教学法? / 028
第三节 从英文adapt和adopt这两个词看对外语教学法的处理 / 034
第四节 国外的第二语言习得领域在研究什么? / 039
特约专稿:“神奇”的英语教学法? / 044
第三章 少儿英语学习:不领先,真的会输在“起跑线”上吗?
第一节 第二语言学习,到底有没有“窗口期”? / 050
第二节 外语学习的“关键期”是怎么被渲染出来的? / 055
第三节 孩子从小学外语更大的益处是什么? / 059
第四节 孩子从小学外语会有弊端吗? / 065
第五节 应该怎样应对不同年龄段的外语起步 / 069
特约专稿:李岑老师谈英语零基础孩子直接进入原版书阅读 / 076
第四章 能像学母语一样学外语吗:什么是外语学习的第1利器?
第1节 母语、外语和第二语言 / 082
第二节 小海归和小归海:在国内把英语学到接近母语的水平现实吗? / 086
第三节 启蒙和扫盲:这些方法在外语学习里也适用吗? / 090
第四节 外语学习进程需要遵循“听–说–读–写”的顺序吗? / 094
第五节 母语:人类习得第二语言的第*利器 / 099
第六节 引进的英文绘本和分级读物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 104
第五章 学校、社会英语环境不好,能在家创造一个双语环境吗?
第1节 儿子来美前我教他多少英语? / 112
第二节 不吃火鸡学不好英语:脱离语境的语言有多难学? / 118
第三节 创造出来的家庭双语环境,利大还是弊大? / 124
第四节 外教能解决中国孩子多少问题? / 128
第五节 国际学校:飘零的文化孤岛 / 132
第六节 原版阅读:中国还有一个真实外语语境的存在! / 137
第六章 孩子学英语,父母们还应该从哪些技术环节“武装”自己?
第1节 孩子学英语兴趣更重要吗? / 144
第二节 “加大输入”的自我麻痹:“吗啡”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 / 148
第三节 孩子听懂了多少英语? / 153
第四节 父母英语不好,能教孩子吗? / 157

前言\序言

别让英语成为育儿路上的“吗啡”
中国现在初为父母的一代可以说是吃尽了多年学英语的苦,许多人便虔诚地寄希望于通过让自己的孩子早早地开始学习外语,加大所谓外语的“输入”,通过使用国外的英语教材和音像材料,甚至通过对学龄后国内正规体制内英语教学的全盘否定,来实现孩子能够学好外语的目标,希望下一代不但可以免受自己当初的外语学习之苦,还能借助外语成为有价值的国际化人才。现在中国孩子开始外语学习的年龄之早、比例之高,正在开创人类文明史的先河。
可是一味地早学、多学外语就可以简单地让孩子们免受外语学习之苦、并终长大成材吗?过早的、过量的、不得法的外语学习,不但不可能打破人类第二语言习得的自然规律、让孩子找到提前学会外语的捷径,而且还可能让外语学习变成育儿路上父母们提供给自己的“吗啡”。以希腊神话当中的梦境与睡眠之神命名的吗啡,具有梦境一般的镇痛效果,可是这个能让人上瘾的麻醉剂本身却并不能治疗引起疼痛的疾病本身。看看周围从小学外语而现在已经长大的孩子们、看看各个年龄段去到英语国家留学而几乎无一例外地要另外补修英语的小留学生们,其实不难得出结论,孩子早早地学外语未必就能躲过长大要真正学成外语的苦,也根本不能学到母语水平,不必要地过早学习不过是“吗啡带来的梦幻”而已,并不能真正解决英语的问题。
小小的孩子如果学会了哪怕一点点的英语,都会给父母带来很大的满足感,要再针对小学入学考试内容的学习做一点“偷跑”,孩子的考试成绩会十分突出,于是父母们很容易得到孩子学得好、学得快之类的自我安慰。如果追随了某一种有一定独到之处的教学方法、使用了比较优秀的原版教材和音频视频,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孩子就此能学好了,这也是父母的幻想而已。如果在外语早教过程中发现了学习的效果不甚理想,不少父母又会回到持之以恒的老调上,再配上个时髦的“加大输入”的新论调,反正在给孩子“输入”着就满足了,就感觉孩子在英语上总归不吃亏了,这其实是在无视或躲避学习效率不高的本质问题。许多父母自己还处于“吗啡成瘾状态”,追这个班那个班、买这个书那个书、下载这个材料那个材料的,恨不得让孩子学完美国的同龄母语教材又去学英国的,完全陶醉在孩子无穷无尽地学习、大人无穷无尽地烧钱、烧精力的循环里。
英语很难学,所以得花力气学,而孩子其余的成长就都很容易,这样一种想法尤其可怕。那些所谓孩子可以“自然”成长的方面,*先被忽略掉的学习内容就是孩子的母语,而母语偏偏正是孩子赖以表达自己、学习知识、掌握方法、建立世界观、甚至将来学习外语要仰仗的第*利器。不少人直接忽视了那些引进的国外学习英语的方法和教材,是帮助英语国家孩子学母语、学知识用的!如果拿着这些国外教材,人为地去创造所谓的家庭双语环境,或是想方设法把孩子送进犹如文化孤岛一样脱离社会大环境的所谓国际学校里去,使得孩子缺失了正常家庭和学校的语言氛围,特别是缺失了由父母、老师、同学和周围社会通过孩子母语潜移默化传递的价值观教育,不但会削弱对孩子人格心智全面成长的帮助力度,甚至可能会造成孩子在语言和社会价值取向方面的分裂和困惑。这样片面地强调英语学习,等于是拿英语这一项漫长而又见效缓慢的学习去耽搁孩子整个的成长教育过程,完全是就了孩子早学英语的“小”,失了孩子全面成长的“大”。
第二语言习得的一个关键规律,就是每个学习者的进步速度和终达到的水平都不一样,而影响速度和水平的可变因素有很多,包括学习者的年龄、性别、学习动机、社会经济地位、家庭教育背景、语言学习环境、教材和教学方法、母语和认知水平、学习的时长和强度,等等。因为这些因人而异的可变因素的存在,形成了在第二语言学习上众说纷纭的局面。许多具有成功实例的方法和经验,换到其他学习者身上就不见效果了,甚至是同样的方法在同一个学习者身上,不同的时间段效果也会不一样。在大量可变因素存在的情况下,研究和解释学习者成果为纲,串起了目前在中国流行的各种少儿英语教育方法、理念甚至传说,宏观地表述出了孩子第二语言的发展规律,在宏观规律的指导下剖析一些具体说法和做法的得失与偏误,分析早学外语的利与弊,讨论怎样才能达到更高效的外语学习结果。希望借此能够帮助父母们用一些第二语言习得的科学知识来武装自己,能够自我疏导少儿英语不领先就会输在“起跑线”上的紧张情绪,同时能够明确意识到低效、无效、过度地外语学习是在浪费孩子们的生命成本。我们应该沿着孩子成长的轨迹看到人类语言发展的规律,顺应规律,放弃让孩子把英语“学”到接近母语水平的不现实目标,减少一些逆水行舟的外语学习。
在孩子学习英语这件事上,父母们需要真正的勇气。随时站在科学育儿的前沿,用自己独立的判断来规划孩子的前景,尊重孩子自身语言和生理、心理上的成长过程和规律,发现走了弯路时及时调整,陪伴着孩子奔着百年树人的目标全面地稳步前进,这才是我们人类面对下一代教育问题时所具有的不可逾越的勇气。父母站得更高,孩子才走得更远。在孩子漫长的英语学习过程中能够帮助他们明确长远目标,尽量少走弯路、岔路,去获得时间、精力和金钱等各方面更大的投入产出比,才是父母们在孩子人生启蒙、英语起步的过程中应该体现出来的价值。
用科学知识武装起来的爸妈是孩子英语学习更大的福音!

精彩书摘

第1节 哈佛博士想去卖药:天下有没有“*好的”外语教学法?
第二语言,不论是学还是教,没有所谓的“*佳”方法,这是一个很基本的原则,任何一个方法只能适合某一个群体的学习者的某一个学习阶段。
二十多年前我远涉重洋到了美国的UCLA攻读应用语言学的博士学位。出国前,我在国内从事第二语言的教学,当时一方面苦恼于面对的教学方法闭塞而且落后,另一方面纠结于自己连一门第二语言都不过关,还天天在那儿教别人怎么学这样一个矛盾,所以当有幸被专业排名全美第*的UCLA应用语言学系录取以后,我真是雄心勃勃,一心想去学到*好、*先进的第二语言教学方法。
我在校时候的系主任在领域内也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是哈佛大学毕业的教育学博士。他年轻时选的专业是俄语,雄心壮志,认为在那个美苏争霸的年代,如果能够同时精通英语和俄语就可以走遍天下了,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后来因为做和平军志愿者去了中东,他在那里的工作是教英语,发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回国后就在第二语言教学方面继续深造了。有一个学期他给我们上一门第二语言习得理论的课,某一天,他一走进课堂就做了一个“郑重宣言”:“我想去卖药!”
他想卖什么药呢?他说,*好有个“动词药”,多少钱一盒,再有个“名词药”、“发音药”、“语法药”等,反正一个语言学习者想学多少第二语言,就来买多少药好了,药到病除,岂不是皆大欢喜!
是什么事情刺激了他跑来说这么一通?原来,在来上课之前,他在办公室里接到一个电话,来电话的人是一名律师,情绪非常激动,说自己在学韩语,可是两三年了就是学不出来,于是打电话来寻求学习第二语言的*好办法:“你们是UCLA,你们的专业是美国著名的,我就专门查到系主任的电话,你一定有办法,请告诉我*好的办法!”
是呀,这个*好的办法不正是我不远万里跑来想学的东西吗?而且当时课堂里在座的同学起码有一大半也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
系主任接着说在电话里问了对方都试过了什么方法,对方回答说是上了各种课、试过不同的教材和软件、请过家教、找了韩裔的女朋友、半年前卖掉了房子把家搬到韩国城去了……
系主任说:“真是佩服您的这股劲头,但我能告诉您的就是,学习第二语言不存在‘*好’的办法。您自己就是很好的证据!请想一下,周围学习第二语言的人,大概都会有上了不少课、学了不少教材的经历,可是有几个能够找到说那门语言的女朋友,又有几个能够下得了决心卖房子搬家呢?您都做到这样了,还不能到达学习的目标,哪里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呢?”
敏于思考的系主任于是坐在办公室里想这个事,怎么才能*好呢?就是能有一批“动词药”、“名词药”,吃了就灵,那就一定是*好了。他还给了我们一个“专业的告诫”:*好我们能够率先研究出这些药,获得专利,这样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不然如果别人拿了专利,全世界买得起的人吃了就都学会第二语言了,我们语言教育这个行业的饭碗就要消失了。
这可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寻求“*好的”外语学习方法是我们领域里*经常被问到的问题。因为专业性和影响力,美国各级政府特别是加州政府,在需要做一些跟教育决策相关的研究和教师培训时,往往会立即想到我们系。一些其他国家的政府和机构也会慕名派员前来交流和接受培训,比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社科院就跟我们有一个联合培训项目,留下了很多与中国学生学英语有关的研究成果。人们到这个专业里更权*的地方来寻求“*佳”的英语教学法,那么“权*”的答案是什么呢?
因为要不停地举办这一类的教学法培训课,我们系几乎形成了一个传统,就是第*课和*后一课都采用“什么是*好的第二语言教学法”这个题目,直接就奔着这个更受关注的话题去了。
在培训的第*课亮出这个题目的时候,因为来参加培训的多半都是有教学经验的专业人士,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经历都能提出一个两个好方法,可是同样基于他们的教学实践,学员们又可以对其他同学建议的方法指出局限和不足。这时负责培训的老师就要引导指出,没有所谓的“*佳”方法,每个方法都是有利有弊的,要懂得其中的利弊,因人制宜、因时制宜地综合使用。在我们的专业圈子里,有一个很有名的例子反复被提到。
我的导师委员会的一位主席,当时已经是接近退休年龄的老太太了,主讲了一场培训课,规模比较大,听众有两百多人,其中一名学员指出了一个叫作TPR的方法(Total Physical Response,直译:完全肢体反应法)是*好的第二语言教学方法。TPR是个很特殊的语言教学法,它通过语言指令让学生做各种肢体反应,比如说到“左”就伸左手或是向左转,这时要学习的语言直接和学习者的肢体动作对应,免去了中间媒介语言的使用,学生学习得快,而且参与程度很高。但批评的意见就说这个方法对成年人不好使用,或者班级大了会调动不开。于是主讲教授就开始调动在座的两百多名成人学员,通过“左”、“右”、“一”、“二”这样简单的指令,短短一分钟内就把大家调动到了教室两边的墙边上。当时调动的场面太大,连教学录像都没有能够有效地记录下来。
学员们都是调动过语言课堂的内行,大家事后津津乐道的是教授对课堂的控制能力。实际上,示范对课堂的控制和TPR方法的使用只是次要目的,更重要的是她要去论证怎么看待一个教学法的利弊。TPR的局限在于人类语言的表达能力远远超过肢体的表达能力,不是所有语言内容都能够或都适合由肢体反应来表达的。她问,如果让你们做“痛哭流涕”,是不是两百个人就在这里大哭呢?如果做“若有所思”又怎么办?所以这个方法更适合语言和逻辑能力比较弱的儿童或是初学者,同时还不能指望学生在一节课里从头到尾都在那儿蹦蹦跳跳。更好的使用方法是在课堂里穿插应用,比如一个小时的课上到一半时,就安排五到十五分钟的TPR,活跃气氛、换换脑筋,这样才是一堂组织成功、时间利用率高的教学。
根据培训课时安排完成了针对具体教学法的学习之后,结业前“什么是*好的第二语言教学法”这个题目再次出现,这一次一般是让学员做一个结业的团队项目,若干学员分成一组,准备一个二三十分钟的示范课,同时说明使用的是什么教学法、为什么在这个教学设计中使用这个方法、该方法的利弊各是什么。培训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希望学员心里能够有底气,所有曾经有过的教学法各有利弊,绝对不存在所谓的“*佳”方法。一个成功的教师、一个成功的课堂,关键就是对各种方法进行有机理解和综合使用,因人制宜、因时制宜地开展教学。
有关第二语言,不论是学还是教,没有所谓的“*佳”方法,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任何一个方法只能适合某一个群体的学习者的某一个学习阶段。像那位搬到韩国城去的律师一样不懈地追求“*好”的方法,可以说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本能行为,无可非议但是需要有正确的引导。可是如果一个教学群体或者一名教师,笃信或是渲染某一种教学方法是“*好”的方法,那他们不是在专业上无知,就是受其他利益所驱动了。更要命的是在中国英语学习的大环境里,任何人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宣布自己使用的是“*好”的英语教学法。如果我们到网上去搜索一下,冠以“*好”的外语教学法多如牛毛,还可以变相宣传为“本市*好”、“针对儿童*好”的教学方法,甚至还有的用行政领导的表态来证明自己是“*好”方法的。在这样的复杂环境里,做父母的就需要大致了解一下关于教学法的科学知识,不再轻易地被一个又一个“神奇”的方法所“忽悠”,这样才能确保孩子脚踏实地而又快乐自信地学习。
……

资源列表(建议您安装网盘客户端下载,可续传也可存放,点此使用客户端):
别说你懂“英语启蒙”[2015.4].pdf : >获取地址<(访问密码:3765)
密码为:123456
资源问题可以加QQ群:729177218

有很多内容是从互联网采集的,如果触动了您的利益,请一定告知我,我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数据,联系方式:aws01@ctfile.cn

发表评论